法官现场做调解工作。徐高纯 摄法官现场做调解工作。徐高纯 摄

  1700多万拍来房产,却被长期霸占

  南京中院“组团”赴扬州动真格强制执行,霸房不迁者被迫撤出

  罗双江  

  花了1700多万,通过司法拍卖买来4000多平米房产,并完成了全部过户手续,但之前的房主从2010年开始就一直霸着不腾让。现房主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强制执行的请求。在经过三次协调未果后,南京中院执行局组成执行团队,于4月8日上午赶赴扬州,在省高院督导下,一举帮现房主清出了被占房产。南京中院有关负责人介绍,此举开创了异地强制执行的新模式。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罗双江

  1738万拍得房产 前房主一直霸着不让

  还将房产出租出去收租金

  此案错综复杂。扬州华庭置业等三家公司及丁某、王某两名自然人卷入一桩金融借款合同纠纷,被某银行告上法庭。南京中院审理后,支持了银行的诉讼请求。判决书生效后,华庭置业等五被告一直不付钱,某银行遂向南京中院申请强制执行。南京中院立案后,将华庭置业名下位于扬州市运河东路77号C幢2至6楼,约4700平米的房产进行评估、拍卖。2010年,吴先生以1738万元竞得此处房产。

  之后,吴先生拿着南京中院的裁定书,到当地房产部门完成了过户,成了此处房产的合法产权人。拿到产权证后,吴先生原本打算用此处房产做生意,但没想到的是,被执行人华庭置业的负责人李某某却拒不搬迁移交,始终霸占着这处房产,并将这些房产出租给各种各样的公司或个人,或开超市,或当作仓库,收取租金。吴先生眼见属于自己的房产却被别人拿去挣钱,自然心有不甘,他和李某某反复交涉,但其始终不配合,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。

  三赴扬州协调未果 南京中院“组团”出硬招

  强制将霸占房产者“请走”

  收到吴先生的强制执行申请后,南京中院领导非常重视。“通过正当的司法拍卖手续买到的房产,竟然被原业主霸占,这简直是视法律为儿戏的行为,必须坚决予以纠正。”为此,南京中院执行局三次赶赴扬州进行协调,但始终无果。经认真研究,决定组成执行团队,使用强制手段,将霸占他人房产的李某某“请走”。

  当天,省高级人民法院派人监督 ,扬州市政法委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单位派人协助执行。迫于前期强大的声势,李某某立场松动,在3月底前就将很多被其霸占出租的房产腾空。4月8日上午9点多,当法官们来到现场的时候,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阻力。法官们从6楼开始,一层一层向下走,当着李某某的面逐层确认目前的状况,做文字记录,并辅以摄像摄影。“五楼是空的,除了吴先生谁都不能动。”“四楼全部腾空,除了吴先生谁都不能动……”。就这样,法官们一层层走下来,将三、四、五层的使用状况全部固定下来。在此过程中,李某某虽然时不时会发些牢骚,但在法官们认真严谨的态度面前,也只能老老实实地配合。

  房子好不容易交给买家 上楼的通道却封死了

  成空中楼阁,又协调3个小时

  最有争议的部分在二层和六层。李某某在六层加盖了1000多平米的违建房,而二层的一部分在吴先生买到前就已经出租给一家超市,对于超市有无侵占自己所买的面积,以及其租金缴纳给谁的问题,双方分歧也很大。对此,南京中院法官告诉吴先生,这些问题不在此次强制执行的范围之内,可另行诉讼解决。

  就在执行快要结束的时候,又一个难题冒出来了。吴先生认为,三、四、五、六楼虽然交还,但上楼的通道没有被自己掌控,房屋成了空中楼阁,故拒绝接收,要求为自己再开辟一个通道。因为通道不在此次执行的范围之内,双方僵持不下。为此,法官又主持双方进行协调,这一协调就是三个多小时。最终,李某某同意将此前封闭的一个通道拆除,为吴先生增加一个上下楼的走道,双方在笔录上签字。在法官见证下,原来封闭的通道被重新打开,双方当事人的情绪也缓解了很多,握手言和。此时已快到下午两点,法官们忙得连口水都没喝,吴先生的家人见状拎来一大包刚出炉的大饼给法官充饥,法官们纷纷婉言谢绝。